陈思诚:可以指责我,但不能无中生有!对编剧没任何亏待!佟丽娅爆老公有颗萝莉心
.发布日期:10月18日    访问:10000+


海报风波、编剧署名争议……用“人红是非多”来描述陈思诚的现状,或许也会让人觉得有些跟红顶白。半红不黑,至少是《唐人街探案》上映前他更真实的状态。作为演员与导演的他,土帅土帅的,时常嘴炮MAX不招媒体待见,网友都为佟丽娅嫁给他这事不值。


直到《唐人街》上映,他变得黑红黑红的。网友们丢弃前嫌直接表达了对陈思诚的好感,虽然路人转粉这事在陈思诚看来,只算有些小欣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莫过于此。不太在意外间的评论,也不太愿意随波逐流,包括这次影片不再重复爱情的主题,创新地将悬疑与喜剧两个看似不搭的元素糅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新IP。这一切在获得认同之前,都是未知数。然而他愿意,愿意保持着对世界的好奇心,愿意保持着创作心态上的年轻,至于其他,就交给时间吧。


----------陈思诚工作、访谈视频----------


视频制作:小钟



未想靠颜值,却拼出了才华


陈思诚默默地出现在我们身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得出了一个结论“太黑,不够帅”。采访结束,他脱下外套给摄影师拍照,摄影师又无情地补刀:“看来最近健身不够啊。”可导演仍然旁若无人地配合着镜头,努力地扮演各种表情,大笑的、嗔怒的。那一刻,他让我们想起了《北爱》里的“疯子”。




“他平时不是很在乎自己的外表,非宣传期很少主动在意形象。但是他会为了宣传,为了作品,在那一刻,他会下定决心说要减肥了,能提前坚持三个月不吃晚饭。”经纪人周洁在一旁点评。在这个靠颜值打江山的演艺圈,易黑易胖的陈思诚不止一次被拿来和其他男星对比,甚至被直指“土气”。陈思诚一笑而过,继续做“吃货”。而被大众诟病的“时尚绝缘体”,他也打定决心做到底了。




这次访谈需要视频录制,刚开始陈思诚还“埋怨”现场工作人员怎么不找化妆师,当得知化妆师还没赶到时,他一句“直接来吧”,然后迅速地进入了拍摄状态,随手压低了近期出镜频率极高的鸭舌帽。坐在近处的记者依然洞察出了他充血的眼睛。录制开始,陈思诚像是瞬间被打了鸡血般,思路清晰,语速飞快。在长达三小时的录制与拍照之后,他又拉上工作人员去国贸赶下一个通告。这已经是影片上映后的第15天。



作为演员的陈思诚,此前并没有如此拼命的宣传经历,但握着《唐人街探案》,陈思诚导演百感交集。“通告的状况很密集,为了让更多人更早看到这个电影,从12月6日到1月4日,他没有休息,每天一个城市,导演跑了30多场(90%都在场)。”他经纪人默默地看在眼里,可陈思诚自己并不觉得累,“你爱这个事业,就不会觉得累。我觉得我现在最大的幸运就是我的爱好和我的生活是一体的。很多人可能工作和生活是分开的,但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甚至是我热爱的全部。”



所幸这一切付出也让观众认同了。网友甚至刷出了“路人转粉”的话题,经纪人感慨地说,“我们团队觉得终于被认同了,很开心……他本人看到这个话题,略微有点不知所措,但也有些小欣喜,因为他的作品被接受了。”比起做演员,网友似乎一边倒地支持他做导演:“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能娶女神佟丽娅,原来是靠才华!”陈思诚听到我们转述的这句赞美时,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


一向招黑体,无惧风口浪尖


善与恶的关系,《唐人街探案》用了135分钟去讲述。而故事之外的善与恶却还是一个话题。


先是海报事件,彼时正在路演的陈思诚选择第一时间回应道歉,“我觉得这件事特别不对。”之后也严肃处理了海报制作的宣传公司人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曾有过合作的编剧李亚玲在微博上称《唐人街探案》开创了一种贬低编剧的新模式,随后发图文言之凿凿指出陈思诚的“罪状”。《唐人街探案》联合编剧程佳客连发长微博反击,并提出李亚玲对人对己双标准。在“前任”与“现任”对决几轮后,陈思诚没有表态,直接发出了公函,称会将李亚玲告上法庭。



面对指责,陈思诚字字铿锵:“我从未输过官司!”他也向本刊记者讲述了《唐人街探案》的编剧团队“内幕”:早在2013年在泰国拍摄《逃出生天》时就有了初步构思,写出人物框架和整体创意,然后又找了编剧们一起不断头脑风暴,编剧团队也在剧本创作上各司其职。有人负责悬疑部分,有人负责喜剧。在署名问题上,陈思诚自认从未亏待编剧,因为曾经法律意识淡薄,所以现在都会把合同讲清楚再签,也会在公共场合推荐自己团队的年轻编剧。“我决定以后要回击下去了,我一定要告她!告到底。”陈思诚无比决绝地说。


这次的《唐人街探案》不仅引来编剧风波,更掀起影片“致敬”说,网友披露了多处细节与经典作品重合度极高。比如警察局的部分与成龙《A计划》很像,故事主线有《白夜行》的影子……陈思诚并不讳言其中有借鉴,但网友列举的部分影片他连看都没看过。“周星驰、成龙对我们的影响是深入到血液中的,拍任何动作喜剧都会有他们的影子在。”陈思诚不避嫌地找了“成家班”伍刚来担任动作指导。他希望“去成龙化”,但似乎并没有成功。


陈思诚自嘲是“招黑体”,很多事避之不及。“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遗憾。就像我是‘招黑体’一样,这种东西你根本避不开。”



“萝莉心”的“大男孩”


《唐人街探案》不仅是陈思诚事业上的惊叹号,也给了他生活的惊喜。2015年10月21日,陈思诚发微博称“我有了”,配图中他手举一根验孕棒一脸惊恐。随后,妻子佟丽娅回复“有我呢”,附图夫妻二人角色互换,丈夫变孕妇。脑洞大开的陈思诚手中的验孕棒正是发现怀孕的那根,在泰国成功造人后,他随身携带。


夫妻俩在微博上经常打情骂俏,互发情书。没想到这就是他们真实生活的写照。经纪人周洁就向记者坦言,“我们跟他们一起出差,还多少有点小尴尬,随时随地虐狗,他们生活中太像是有爱的情侣了,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夫妻关系,就是永远是热恋的状态。走在大街上也偶尔还会互相亲一下,经常腻在一起。”


在佟丽娅眼中,陈思诚在生活中就是个大男孩。“我们的相处模式比较好,大多数时候他在家里愿意给我当‘爸爸’,但在不开心时,我就扮‘妈妈’,他也会撒娇。就像人们常说的,一个男人需要他的另一半时而是妈妈,时而是女儿,时而是情人,我们俩就是在不断地扮演着这三个角色。”陈思诚生活中超级“萝莉心”,不仅经常给佟丽娅买些蓬蓬纱裙或带蕾丝边的衣服,让丫丫打扮得小女生一些,甚至会反对丫丫剪短发。


陈思诚生活中交心好友不多,或者也可以看作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我也曾经被友情伤害过,所以现在会越来越谨慎地保护自己,很难和身边的人很认真地掏心掏肺……我很向往古人那种古道热肠肝胆相照,曾经那种‘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的交往越来越少。”说这番话时,陈思诚正为记者烹茶,“这是一种时代的悲剧,科技的发展、信息的快捷往往带来的是人情的淡薄。现在最常见的情况是,一群人吃饭每个人都在低头刷微信,很少去聊天聊心事。”

一个“匠人”的野心


同样是在演员与导演中切换角色,很多人会劝邓超做回演员,却认为陈思诚的导演才华盖过了演员。《唐人街》之后,采访邀约又达到了《北爱》时的热烈,但方向却发生了变化。“这一次大家可能更关注的是作品本身的一些东西。”终于不用再以他和佟丽娅的感情作为采访主线,陈思诚感受到了媒体的温暖。而此前,用他经纪人的说法,“我觉得他有一定的‘媒体恐惧’,但他自己不觉得,其实他有的时候面对媒体会处于一种不松弛状态,可能是想把好的一面传达给大家。”


不太善于正确地表达自己,或许归因于他其实不太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与近来很红的“老干部”靳东是同学,同样酷爱传统文化,在纸媒下行的新媒体时代,他却随身揣着几本杂志,“纸媒不会消亡,就像话剧一样。”而他爱读书爱旅行的习惯一直保持着,即便时间对越来越忙的他来说成为了奢侈品。


我们也很难想象,作为一位演员、导演,陈思诚工作之余的日常不是社交,却是喝茶、读书和看片。经纪人和编剧团队都叫他“片库”,“特别偏的电影他都看过。”丫丫也证实,“他有个习惯,就是临睡前要看一部或半部电影,所以我也就跟他一起看了很多很多的片,因此两人有了更多的话题。”


我们有点好奇,在《唐人街》系列作品后,我们会不会再难见到演员身份的陈思诚呢。他的经纪人周洁也透露出关于这种定位的纠结。“他不愿做男神,也不想靠脸吃饭。经过讨论,后来我们决定给他定位‘匠人’,靠手艺吃饭。”这一回,是陈思诚第三次做导演,第二次做电影导演。采访那天,票房已突破6亿。但他的言语中还透出对档期安排的些许遗憾。


遗憾,还包括对于影片上映后的两次争议,尤其是编剧署名。


陈思诚工作室有张大书桌,上面摆着一套精美的茶具和两摞书,最上面两本是《凯撒传》和《丈量世界》。他说最近还没来得及读完。工作室是租来的,但装修是他一手设计出来的风格,复古与现代兼有。工作室中的三尊佛像和楼下小花园定制的卧佛都是陈思诚的镇宅之宝。那个下午,他为记者沏了一壶上等的生普茶,点上一根沉香,开始了聊天。


南都娱乐×陈思诚

“我不认为我在稿酬或编剧排名上对他们有任何亏待”


回应阿里影业副总裁的编剧理论


“把编剧完全变成一个流水线的产物有些太偏激了”


南都娱乐:我们采访了很多工作人员,他们都表示你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在片场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你一贯以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陈思诚:对,我工作节奏一般是这样的:我先有创意,然后回去找编剧团队,告诉编剧们我的想法,然后和大家一起发散思维。其实这不仅是为我自己做什么,我一直在尝试做一个产业化的东西,一直试图培养更新的编剧和导演。很多人都会问我为什么不找成熟的编剧进行合作,比如说这次的三个联合编剧,有两个连剧本都没写过。一个是程佳客,他以前专门是做推理的,但这两年已经不干了,一直在上海做互联网。我没有那么高的阅读量,电影中那些比较偏门的作品有些是我想的,但一大部分都是他提出来的。之前也找过一些编剧,但他们半路而废。我希望在创作过程中能发现一些名字,想做成产业化的孵化。未来他们能独当一面。所以我们没有找过成熟的编剧。


南都娱乐:你刚才提到的半路而废坚持不了,是因为现在整个编剧圈的生存状态不是特别好吗?

陈思诚:我觉得还行吧,并不只是因为生存状态。因为个人来说,跟我合作的话,我一定不会在稿酬上亏待他们。(编剧在所有各部门里的收入算是高的吗?)编剧也是一样,你到了一定的级别收入就会很高。现在是这样,很多编剧现在不写电影,因为电影的收入比较低,他们改去写电视剧,那样来钱快。


南都娱乐:所以,之前阿里影业副总裁讲的那个编剧理论你认同吗?

陈思诚:不认同。他把编剧完全变成了一个流水线的产物有些太偏激了。都说好莱坞是那样做的,但就我了解的来说,一些优秀的电影并不是那样。优秀的创作一定是要有个性的,一定是和创作者个性息息相关的,而且一定得有一个灵魂人物,他主控一部电影的灵魂。好莱坞有好莱坞的困惑,我们几个导演去年去派拉蒙学习。最后一天派拉蒙的主席和我们有一个对谈,他的第一个问题就很尖锐——他说现在我们有我们的困境,好莱坞除了已经很成熟的系列电影,那些中间投资的电影,那些真正有IP意识、来展现“人”的英雄电影或者是故事电影已经没有人敢做,因为这种风险特别大。所以说好莱坞有好莱坞的困境,他们未来走向哪里呢?谁也不知道。所以说,创意产业永远需要新的创意,这是核心价值。


南都娱乐:是不是现在有一些成熟编剧已经上年纪了,所以你会感觉他们离市场需求有一些距离?

陈思诚:我并不认为年轻就一定能代表着创意,这和年龄没关系。我认为就算是到现在,像斯皮尔伯格那样的导演还是能拍出很有创意的电影。我觉得还是不同创作者个体差异,最好的方法是你永远保持一颗年轻的心和想象力,怀揣最初的那颗赤子之心,不要忘了一直对世界保持兴趣,一直真诚地对待这个世界。


南都娱乐:那你以后的作品还会找成熟编剧吗?

陈思诚:也不排除,其实我不排斥任何东西。包括现在也有一些成熟的IP来找我,但是这些东西必须撩拨到我的兴趣点,让我有创作的冲动,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现在已经没必要为了“五斗米折腰”,我不需要为了生计去拍戏,唯一能让我感兴趣的就是兴趣。


南都娱乐:你觉得自己现在会有人到中年的事业压力吗?

陈思诚:不大,我觉得我的压力还是来自于生命本身。就是那种你无法阻止生命的成长,不可阻止地走向死亡的感觉。(你会害怕吗?)我不会害怕,但是我很羡慕年轻的生命,我看到那些年轻的孩子,会觉得真好。(怎么一直保持新鲜感?人终究会老的)重要的还是看心态,你当然也有疲惫,你会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千疮百孔的问题,有可能会看到很多人性的劣根性。年轻的时候会觉得这个世界是特别美好的,但随着生命的成长你会发现恶确实是存在的,我把这个概念也放到了《唐人街》这个电影里,但是到后来你会发现甚至连恶你也能够接受了,就是说“水至清则无鱼”,就像我电影中的折纸理论是一样的,没有恶就没有善。


南都娱乐:你现在做演员又做导演,但精力有限,你未来会有所偏向吗?

陈思诚:未来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创作上,做演员的时候我不会被动地等待,我可以更从容地做选择,遇到不好的就可以说“不”,未来可以很负责地说,我接的每一个角色都会是对得起我自己、对得起观众的。未来怎么样,我会走向什么方向我还不知道,一切交给时间吧。


回应海报之争、编剧署名风波


“我不恃强凌弱,但你们也不能欺负我们”


南都娱乐:最近就电影引起的这些编剧排名的风波,你看来会不会是刚才所说的这种恶的存在?在这个事件中你的心情受影响了吗?

陈思诚:不能不受影响,就像一个很美好东西忽然飞了一个苍蝇一样(你觉得是被人抹黑了?)当然,首先是某个曾经和我有过一些合作的同志,她言之凿凿地说自己怎么样或者是说在一些审判上她赢了,这些东西都是弥天大谎。我们之间都是庭外和解,所有的东西材料都是需要保密的,我在这里可以说我们从来没有输过任何官司,但是他们一直对外宣称的是我输了。然后还有一个就是说,现在《唐人街》这个电影和她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一直在说我做的是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我不是找成熟的编剧和我一起来合作,大家再一起做这个创意;而是我自己的创意和人物构架早就已经存在了,然后我是为了真正意义上发掘新的编剧,本着这样的一个心态去做这件事情,所以我们编剧之间签订的所有合约都清清楚楚。我不认为我在稿酬上或者是编剧排名上对这几个人有任何的亏待。其实放在片头片尾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我为了节约,片头每一个画面都放了好多人几乎没有单独的,这件事我觉得并没有那么那么重要。我也从来没刻意掩盖过这些,但是有一些人拿这些东西来炒作,我就想问一下这件事儿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南都娱乐:所以程佳客发的两次声明你都看到了?你觉得这是一次反击吗?

陈思诚:那不是我指使他去发的,你看他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他说导演我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发了两篇声明。我觉得每一个和我合作过的人,他们在干什么他们都很清楚,我对他们是将心比心的。包括我找到另外两个小孩,其实他们都没有什么作品,我就希望通过察言观色、通过相处,找到将来可以一起发展的同路人。


南都娱乐:《唐探》上映以后发生了两次具有争议的事情,上一次是《恶棍天使》海报的问题,你当时第一时间知道这个事时是怎么样的反应?

陈思诚:我觉得这件事特别不对,我也立马做了道歉。当时我在上海路演,知道这件事情后我直接给宣传团队很严厉的批评。但是一个电影宣传是一个很庞大的东西,人一多难免出乱子。


南都娱乐:这两件事情发生了你会觉得很有遗憾吗?

陈思诚: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遗憾。就像我是“招黑体”一样,这种东西你根本避不开(你有反省吗?)我一直在做反省,我在一些地方吃过的亏,都会在之后做一些反思成长,但是你千防万防还是会有一些人在这些问题上做文章,去抹黑你,你能怎么办呢?无中生有,完全是无中生有!


南都娱乐:以前你碰到这种“招黑”的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现在会积极地应对吗?

陈思诚:特别积极。以前总是怕,怕别人说我炒作,怕抹黑自己,但随着自己的成长,我现在不怕了,我现在敢于向恶力量亮剑,你们谁来我就跟你们死磕到底。我没有做亏心事,所以我可以一点一点地陪你们算账,就像之前我们那个官司一样,我今天可以再重申一遍——我从来没有输过任何官司,而且如果有人想继续打我们可以接着打。我们不想恃强凌弱,但是你们也不能欺负我,以后我就会用官司来回应这一切。如果我有问题,你可以来指责我;如果我没有问题,你来无中生有地刻意伤害我就是不行。


南都娱乐:你觉得发生这种事情,是不是会对票房产生影响?

陈思诚:我不知道,我也控制不了。我希望是没有事情,但是这些事儿来了我也不怕。


南都娱乐:会不会到这个年纪对很多事儿越来越淡定?对这种危机处理什么的。

陈思诚:其实我前两天在朋友圈发了一个东西,一个《可兰经》的截图——当有的人来刻意伤害你的时候,你不一定非要还击,真主会帮助你。但我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因为我觉得你作恶了,我还是需要让你知道你在作恶,你一定还是得有必要的疼痛感,你不能无止境地去伤害别人。



回应花心易招黑等话题


“年轻女孩要扑倒我?就一脚踢飞她”


南都娱乐:之前网友总是黑你穿衣服土帅土帅的,你有什么想法?

陈思诚:没有什么想法。对时尚,我总是后知后觉。


南都娱乐:你不是一个特别看重大家对你外貌评价的人吗?

陈思诚:曾经在意过吧!但其实很多品位是需要时间,需要很多经济基础去支撑的。


南都娱乐:你觉得自己还年轻吗?

陈思诚:不太年轻了。


南都娱乐:但你心态上年轻,对吗?

陈思诚:对。我经常爱开玩笑,但有时候开玩笑的话就被某些媒体当做标题。


南都娱乐:那你开玩笑的时候是笑着说的吗?

陈思诚:当然了。有一次我和宝强在广州聊天。他说我演戏没他好。我说我其实特别会演,演喜剧,我不比周星驰差。开玩笑的一句话结果变成标题了,就是我说我演戏不比周星驰差。因为我和王宝强在闲聊,但是媒体在下面,我想特别放松地对待大家对待媒体,但好像大家对我不是很放松。


南都娱乐:所以你会不喜欢新媒体吗?多是标题党。

陈思诚:对,但我特别能理解,这样才能吸引眼球嘛。


南都娱乐:说说生活中的你自己吧,丫丫说你经常有“萝莉心”,经常会给她买一些蕾丝裙子之类的,是这样吗?

陈思诚: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面,我和丫丫在一起的一面很少让外人知道。


南都娱乐:你觉得你花心吗?现在你越来越成功,那你怎么给女人以持续的安全感呢?

陈思诚:我觉得丫丫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因为我既然承诺了她,我就一定会爱她一辈子,这是毫无疑问的,和成功不成功没有关系。(要是有些年轻女孩上来就扑倒你怎么办呢?哈哈哈)一脚踢飞哈哈哈。好多人的感觉就是平时还挺怕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你平时给人的感觉还是挺严肃的,不怎么笑)是吗?(对啊)忧国忧民吧,可能是。就是事儿想得比较多,想的都是一些终极问题,一些有的没的,对很多人来说是毫无意义的问题。

南都娱乐:所以你始终都是以才华来娶到丫丫的是吗?

陈思诚: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才华。


南都娱乐: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呢?

陈思诚:就是一个人,终将也是一个过客。(这么消极?)我就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我跟丫丫完全不一样,她比我接地气。(你们两个在一起特别互补,她说你很细心呢)那是应该的。


南都娱乐:丫丫是有名的女演员,你和她在一起有的时候话题也许总是和她有关;而且可能一起出去,丫丫的粉丝会比你的多,会让你感觉不自信吗?

陈思诚:不会呀,没问题的。别人觉得她是谁,一个女明星还是什么,但是在我眼里她就是我的老婆,就是佟丽娅。我很了解她,所以我不会有什么不自信。这都是人的社会属性,我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是屌丝还是男神,别人的看法不关我的事,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还是我自己。能改变你的唯一只有你自己,不要让别人的对你的评价过度影响你自己的生活,如果像当年周璇那样因为人言可畏就撒手人寰,那样才是太可悲了。对自我的认识应该永远是清醒的。


南都娱乐:那你靠什么来保持这份冷静呢?

陈思诚:我觉得你一定要警惕,而且你要永远保持一颗澄净的心去看待事物。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现在有很多导演被捧得很高,然后他的心态就会发生变化,人们把他当成一个神来看的同时,那他的作品也就完了,他就看不清自己了。你要永远清醒地认识自己,比如我就没有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我也没有认为人生有什么了不起。我不会因为受到夸奖就感到极大的喜悦,也不会因为有短暂的低谷而感到极大的悲伤。我也会有难受的时刻,比如说票房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我会有短暂的失落,但是我会很快调整过来,我永远有那种阿Q精神。相反也一样,特别高兴的时候,我反而会特别特别地冷静,人应该时刻自省。


最后献上佟丽娅独家音频,听听她眼中“有一颗萝莉心”的老公陈思诚——

分享到29.3K
版权所有 诺心网络